欢迎访问三农调研网!
1
当前所在:首页 >> 深度调研 >> 正文

额温枪倒卖乱象:三无产品号称能洗白 价格像坐过山车

时间:2020-04-23 18:34:00 来源:新农商网 作者:佚名 []

  额温枪倒卖乱象:三无产品号称能洗白,价格像坐过山车

  疫情期间,除了口罩外,可以快速测温的额温枪也成为抢手货。今年3月中旬以前,额温枪市场价一度飙至400余元每支。

  新京报记者卧底多个额温枪交易群发现,在此期间有些不法商贩通过生产、销售三无额温枪牟利,甚至有人通过网络交易“空手套白狼”,一次诈骗数百万元。

  由于无法获得国内审批资质,有“倒爷”通过中介购买认证书,或办理其他无效的市场认证进入市场。一名认证中介声称,近期额温枪市场火热,花费两万元,最快3天就能拿证,“产品质量无所谓。”

  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医疗器械分会秘书长陈红彦告诉新京报记者,额温枪是医疗器械,审批严格。疫情期间,一些地方适当放宽了审批门槛,“这段时间三无额温枪的数量接近市场份额的一半,有关部门必须加强管理。”

  这些三无产品大多以网络售卖的方式流入市场。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近期,随着市场“退烧”,声称囤货数万件的“倒爷”开始连续降价,甚至亏本甩卖,标价三四百元一支的额温枪已经降到百元左右。

  

  在额温枪交易群中,有“倒爷”发布额温枪零部件,表示每天都可以***发货。受访者供图

  从320元到110元/支,“倒爷”亏本甩货

  今年3月底,作为公司办公室行政人员的张华开始为买额温枪发愁。

  2月下旬,张华去了很多药店和超市都买不到货,网上的商贩也不零售,至少万件起批。后来,张华找到一家电商,以1800元的价格购买了五支额温枪。“包装盒里面没有说明书和合格证,有时候体温测的也不准。”

  张华的遭遇并非个案,新京报记者多方了解后发现,额温枪断货一度延续到3月中旬。

  3月13日至15日,新京报记者联系了北京、河南、广东、湖南等地的药店和超市,都买不到额温枪。有商家表示,此前买额温枪的不多,随着复工潮的到来,店内库存很快清空,厂家也很难正常供货。

  深圳市高工电子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徐经理介绍,疫情之前,一把额温枪售价几十至百余元不等,后来价格涨到200元至400元。这个情况一直到三月下旬才开始好转,很多企业陆续投产额温枪,市场供应从断货到货源充足,甚至开始过度饱和。

 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3月30日,全国共有4706家企业从事额温枪的相关业务。今年2月1日-3月30日,全国共新增984家经营额温枪业务的企业,比去年同步增长了1993.62%。

  一位业内人士称,疫情初期,额温枪供不应求,甚至出现了很多“倒爷”囤货炒货,一些伪劣产品也涌入市场。但随着市场供应的饱和,现在的额温枪价格相比3月初已经有所回落,不少囤货的“倒爷”也开始为甩货发愁。

 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在百度贴吧、QQ群、微信群中,有很多商贩做着额温枪的买卖。“额温枪”相关QQ群中,几个靠前的群组都显示500人满员,还有一些群需缴纳1元、6元等不同金额的费用才能加入。

  新京报记者在一些交易群内卧底近一个月,见证了“倒爷”从炒货到甩卖的过程。

 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3月下旬,交易群的“倒爷”开始发布降价消息,有人每隔5分钟重复发一次,价格每天都在下调。

  在“额温枪厂家交流群”的微信群内,一名深圳的卖家称,自己手上有1400把额温枪,已经多天卖不出去。价格从最开始的320元降至3月14日的每把235元,“若全部买走每把还可以再便宜5元。”

  这名商户说,自己在疫情初期看到额温枪紧缺,便从其他“倒爷”手里囤货,等待涨价,没想到现在只能降价赔钱出手。“我当时是每把265元拿的货,现在还卖不掉的话会赔更多。”

  在一个500人的“额温枪资源交流群”中,一位名为“友安”的商户,一度标价320余元一支,5000支起批。并在发布的信息中写明,量少勿扰,价格不变。截至4月4日,“友安”将价格调整到了110元每支,无数量限制,买几支都能包邮。

  当记者以买家的身份与这名商户联系时,对方表示价格还可以降,“现在已经低于进货价了。”尽管如此,群内仍然无人问津。

  

  今年3月中旬,额温枪交易群中开始有“倒爷”降价,并表示存量不多。截图

  “倒爷”偷拍厂家视频诈骗买家,辅警站岗震慑

  新京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,除了“倒爷”,还有很多网络商贩打着卖货的旗号,做着“空手套白狼”的诈骗生意。

  在额温枪网络交流群内,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,一些“倒爷”不停发广告。“签合同拍暗语视频”,“现货额温枪带CE认证手续齐全先见面先得”,“直接拉群或者一对一开在线实时视频”。

  拍摄暗语视频是这些卖家的惯用手段。就是卖家在额温枪仓库拍摄视频,将买家发来的文字读出来,以此验证货源。

  按群内“行规”,拍暗语视频前,买家要先支付30%的定金。此外,还有卖家称可帮忙联系正规厂家订货,但需要支付70%的定金。“你自己去工厂买,需要卫健委、政府的红头文件,我出面后什么文件都不用。”

  3月15日,新京报记者以买家身份联系到群里一名“倒爷”。起初,对方表示见面交易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每支额温枪290元,1万支起批。当记者表示自己就在当地,对方则推托称自己在外地,改成拍暗语视频验证货源。

  最终,对方发来两段视频,声称在广州某医疗器械公司仓库实时拍摄。而记者几天后用另外一个身份联系这位倒爷时,对方也发来这段视频,画面一模一样,但换了背景配音。

  3月15日,新京报记者来到这家医疗器械公司,公司门外一名辅警告诉记者,之前有很多人跑到这家公司拍视频,然后以公司的名义卖额温枪。接到消息后,他就每天前来站岗,这些人就不再来了。

  附近的一家超市老板告诉记者,这些视频都是2月中旬拍的,当时公司安保不严,每天都有七八十人去拍,大约持续了一周,后来派出所的民警到场值班,就没人再去拍了。“大部分都是骗子,拍视频是为了诱惑买家。”

  对此,该公司一名工作人员介绍,公司没有授权任何人在朋友圈和微信群售卖额温枪,也不会加价售卖。要求付定金、拍公司内部视频的,都是骗子行骗的手段。“买家付过定金后,骗子会把买家拉黑,断掉联系。”

 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,这种行骗手段也让不少买家陷入骗局,在一起公安机关查处的案例中,有人一次被骗600多万元。

  据广州市公安局4月2日通报,3月11日,广州市越秀区警方接到葛某报警,称被一个名为吴某的人以卖额温枪为名诈骗人民币612万元。经查发现,吴某并没有从事过医疗器械方面的工作,手上也没有额温枪可供出售。

  除了“空手套白狼”的骗局,额温枪市场上也充斥着不少三无产品。

  一名熟悉行情的额温枪代理商刘胜告诉新京报记者,如今市面上杂牌子、没牌子的额温枪很多,如果卖家的资质模糊,极有可能是假货。“也有卖家发的货里,一半是真货一半是假货,这段时间都见怪不怪了。”

  东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长安分局在今年3月3日曾查获一批违规生产的额温枪。据该局通报称,产地是一家面积不足一百平米的电子厂,里面堆着电池、线板、塑胶壳等物件,数名工人现场***额温枪。

  执法人员在现场发现,有30台已经***好的成品,但这些额温枪制作粗糙,包装上没有中文商品名称、生产厂家和厂址等信息,经营者无法提供生产许可证,经营者对这批额温枪标价320元/台。

  

  3月15日,广州一家医疗企业门口有辅警值守,曾经到此拍摄视频的“倒爷”不见踪影。新京报记者 刘名洋 摄

  三无产品买证“洗白”,中介宣称两万元3天拿证

  对此,代理商刘胜告诉记者,这类三无额温枪质量堪忧,测温误差大。为了打消买家疑虑,商贩会花钱购买市场认证书,然后通过网络销售。

  新京报记者从广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了解到,红外额温计(枪)目前按二类医疗器械进行管理。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企业若要生产额温枪,需在药品监督管理局办理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和医疗器械注册证。此外,企业还需要到市场监督管理局变更经营范围,按照国家标准完成产品质量检验。

 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一名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介绍称,生产额温枪的企业,如果没有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的许可证明,即属于违法行为。如果要销售,企业还得办理二类医疗器械经营备案。

  根据我国额温枪质量标准的规定,这种体温计测温范围35摄氏度至42摄氏度区间内,最大允许误差为±0.2摄氏度,同一个人重复检测的体温变化不应超过±0.3摄氏度。

  烟台市计量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,自此次疫情以来他们按照上级部门要求免费提供额温枪检验和校准。“而三无额温枪是不能校准的,并且每次测量体温浮动变化很大,我们已经检测出许多市民购买的三无额温枪。”

  然而,新京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,有些厂商和商贩会花钱购买质检报告,甚至有人避开国家标准,找一些认证公司花钱购买“CE认证”,价格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。

  在一些额温枪交易群中,遍布提供额温枪检验认证的商家,他们表示8000元至15000元内即可帮助企业完成国家标准的检验。针对质量不达标的产品,一家提供产品检验的中介表示,他们可以修改或通过替换产品的方式拿到检验报告,其他不合格产品使用该检验报告可正常通过电商平台等销售。“这种检验只需要20多天。”

  

  认证中介机构提供的国标认证报告样板,表示花钱即可办理,不用考虑产品实际质量。受访者供图

  “没有认证就不会有人买你的产品,国内质检太严了。”一名办理额温枪认证的中介介绍,国内的质量检测严格,建议办理CE认证,“最快3个工作日拿证,最慢3周,产品质量无所谓。”

  据了解,CE标志是安全合格标志而非质量合格标志,刘胜告诉记者,额温枪在我国是国家二类医疗器械,CE认证没有效力,也不是正规厂商的选择,但对不法商贩来说,是个能获取消费者信任的对策。

 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市场上帮助三无产品做CE认证的公司不在少数。

  3月15日,上海信智认证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透露,“额温枪现在可以直接发证”。当记者询问如果产品检测不合格如何处理时,该负责人表示,他们可以帮助客户编造报告,进行CE认证并顺利拿到证书。“价格还在涨,估计再晚两天办理就要15万元了。”

  深圳市搏远胜检测有限公司的皮先生也表示,若产品不合格,可以拿正规企业生产的额温枪送检,拿到认证后给自己的产品使用。皮先生说,CE认证需要14个工作日,证书2万元一个。“拿到认证可以在国内销售,也可以出口到其他国家。口罩也可以做在一张证书上的,不管是什么品牌。”

  

  认证中介机构提供的CE认证样板,而在国内市场并无太大用处。受访者供图

  “三无产品占一半市场,降低门槛后更要加强监管”

  对于额温枪的认证乱象,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医疗器械分会秘书长陈红彦分析称,疫情出现以来,额温枪紧缺,据她观察,这段时间三无额温枪的数量接近整个市场份额的一半。

  陈红彦也见过有商户拿着全英文标注的和只有CE认证的额温枪,但没有其他国内认证资质,她没有购买。“仅凭CE认证并不能在国内销售,还要有进出口、国内生产销售等证件。”

  陈红彦说,还有一种情况是,有些人手里没有额温枪货源,便联系购买额温枪的配件,然后找一个厂家合伙申请认证。“疫情期间,很多小地方非常希望企业复工生产,就放宽准入门槛。”陈红彦曾遇到一家药企通过拼凑配件生产额温枪的情况,“问他们是否有证书时,对方表示江西的证书很快就能下来,之后还有湖南、广东等地的证书。一个厂家***出来的额温枪可以同时拥有多地证书,哪里的证书下来就往哪里卖。”

  对此,陈红彦认为,监管机构放宽门槛的初衷是为了缓解市场供需,但同时,还要跟踪检查额温枪生产企业的产品质量,加强对企业的监管。

  面对鱼龙混杂的额温枪市场,烟台市计量所一名工作人员提醒,目前许多地方可以对额温枪进行校准、检测的单位都已免费为市民提供服务,市民购买额温枪时应选择有资质的商家,也可以及时将额温枪送到检测单位,若产品不合格,应及时举报。

  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表示,对于额温枪乱象,市场监管部门首先应严厉查处假冒医用额温枪、以及故意囤积、哄抬物价的行为;针对这类投诉举报,要发现一例查处一例。

  此外,政府部门应协调建立高效的额温枪供应链,恢复正常供应,才是解决乱象的根本。

  (文中张华、刘胜为化名)

  新京报记者 刘名洋 实习生 孙达

  编辑 李明

  校对 杨许丽

分享到:
[关闭][返回顶部]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评价: 中评中立好评好评差评差评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 匿名?
最新评论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