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三农调研网!
1
当前所在:首页 >> 特别追踪 >> 正文

“我按下快门,所有女人都想脱掉衣服”

时间:2018-04-13 00:14:18 来源:网易新闻网 作者: []

就不和这个世界一样!这是三三有梗第241期。

近日,模特 KaoRi(纯子)在网上发文,控诉了在与摄影大师荒木经惟合作的16年里,对她的压榨和操纵。

包括:时常拿不到报酬,被强迫在众人的围观之下做各种挑逗意味的动作,被迫拍裸照……虽然纯子被荒木称为“缪斯”,但当这些大尺度的写真问世后,荒木经惟成了大师,而她却被媒体评为“荡妇” ……

这份声明在日本掀起了轩然大波,曾与荒木经惟合作的水原希子,也在 ins 转发了纯子的声明,并“希望在模特这一行工作的年轻男女们都能看一下这篇文章,模特不是物件,女性不是性的道具”。

私摄与情色艺术

你也许不认识荒木经惟,但他的作品你一定见过。

有穿着校服的女孩。

SM 意味的捆绑等等。

对了,荒木还是全日本第一个举办“女性性器官”摄影展的人。

这些成就使得他成为先锋艺术家争相膜拜的对象,也被讽刺是以一己之力推动了日本色情行业的发展。

尽管外界议论纷纷,他的快门依然坚持不懈地“让所有女人都想脱掉衣服”。并且放言:

“我就喜欢变态。”

“照片只不过是在传达和这个女人睡过的信息。”

“拍照这件事,就是性爱。相机,就是性器。”

“要说我教给人的东西,无非就是年功序列、人情意识、男尊女卑”。

“摄影这种行为,根本就近乎于诱拐、偷窃之类的嘛。”

这不由让人反思:在今天,艺术与道德的界限是否过于模糊了?

“私房照”的怪相

由于裸露和情色一直是艺术的重要表达形式,一些“先锋”人士便以“艺术”为盾,光明正大地行有悖伦理,甚至触碰法律底线之事。反正会得到大众的默许和宽恕,毕竟艺术家的事,能叫犯罪吗?

早在荒木之前,另一位蜚声国际的情色摄影大师

Terry Richardson 就因为性骚扰而声名狼藉

同时,由于情色文化发端于艺术和伦理间的灰色地带,且一度是只属于小众群体的狂欢,所以一直游离于大众讨论之外,这使得它的定义和内涵极其不稳定,也让初次接触的小白们看不分明。

比如,现在越来越多的女孩为了“留住最美丽的自己”将拍一套“私房照”放入 to do list ,这本是很值得鼓励的事。


(巴黎女摄影师 vivienne mok 作品)

但一些人体摄影师却利用情色文化的神秘性,将私房照直接解释成了在私密空间内拍摄女性隐私的写真。

其实,“私”这个词在日语里指 “我”的意思,所以“私摄”原本指用视觉化的方式去记录我的生活。

然后,就诞生了一些让人瞠目结舌的“私房照”:女孩们画着浓艳的妆容,努力扭出妖娆的曲线,甚至做出充满强烈的性暗示的姿态。

相比所谓的“女性眼中美好的自己”,这更像是一种男性视角下的,对女性性感的想象。

拍出这样“私房照”的摄影师,恐怕也是践行着荒木经惟“我拍的不是你,是我自己”的格言。

当这样的私房照流传到网上,遇到质疑者后,这些“艺术家“便用鲁迅那句“一见短袖子,立刻想到白胳膊,立刻想到全裸体,立刻想到生殖器,立刻想到性交, 立刻想到杂交,立刻想到私生子。”或者“大清早就亡了”等万能句站在批判民族劣根性的高地上驳斥异见者,然后沉浸在“举世皆浊兮我独清”的优越感中。

为什么女孩们会爱上侵害自己的人?

在纯子之前,荒木经惟的妻子荒木阳子曾披露:为了让模特呈现自然的状态,荒木经惟会先和她们上床,然后才开始拍摄……

她把自己和这些女性称之为“盲目的幸福的动物”。很多时候,被侵害的女性都会不约而同地强迫自己爱上那个人。

林奕含在关于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访谈中,不断强调非要用一句话概括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的话,这是一个房思琪爱上诱奸她的老师的故事。

这种心理看上去很反常,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?还是为了减低“不伦”的罪恶感而必要的合理化?

其实,相比上述原因,更像是“在理想逼迫下产生的被动式爱情”。

因为在“房思琪们”、“纯子们”的面前,学识渊博、地位超然的“老师”代表着这个专业的权威,代表者她们所热爱的理想。

而这些“老师”或是利用文学来巧言令色,或是利用艺术来轮番洗脑,让女孩们忘掉这段关系不道德的本质,心甘情愿的被调教成欲望的载体。

因为相比理想的毁灭,强迫自己接受这段爱情显然更轻松些。

但这种轻松,注定只是一时的。就像纯子虽然曾试图爱上荒木经惟,尝试理解他口中的“纯写真”的理念,理解他对艺术的追求……却最终还是没能找回那个对艺术抱有热的自己。

网易新闻首发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


分享到:
[关闭][返回顶部]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评价: 中评中立好评好评差评差评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 匿名?
最新评论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